不少市民看了现代快报的报道后表示

2020-11-13 08:26

质疑2

质疑

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顾大松:

江苏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刘克希表示,“收取的电召费要5到8元,现在南京起步价才9元,如果打车3公里之内的话,收8元差不多价格翻番了。”刘克希说,收取的电召费大部分返还给出租车驾驶员,这实际上就是运价上涨了,至少可以叫变相涨价。

“电召费”的定价,是如何出炉的?是否经过物价部门批准?这部分收费将怎么分配?平台的推出本意是为了缓解打车难,而“电召费”的收取是否能够缓解这个难题?在习惯了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两大软件的补贴后,市民能接受新平台这样的收费吗……昨天,针对这些问题,现代快报记者进行了进一步的调查。

目前电召在南京已运行多年,无论官方还是民间,电召服务从未收费。“我不明白,为什么之前电召不收费,新的官方电召平台就收费呢?”他认为,现有电召平台也是可行的,只要加以改进提高,完全可以胜任目前的社会需求,单独另行搞收费平台没必要。此外,他还认为,出租车管理部门因为营运证的拍卖,收取了大量的管理费用,完全可以拿出部分费用来改进提高现有官方电召平台,没必要将这些费用转嫁到乘客头上。

电召费属延伸服务,不需物价部门批准

对于用惯了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的市民来说,这笔电召费,成了大家使用官方电召平台的“拦路虎”。

市民热议

即将上线运营的南京官方电召平台,整合了96520电话召车、手机软件“招车宝”召车以及网络预约召车三种电召方式。平台上线运营后,乘客无论使用哪种方式召车,都将被收取一笔5-8元不等的“电召费”。据了解,最低5元很可能是手机软件的电召费;最高的8元,很可能是电话预约用车的费用。

电召费5-8元,被指价格太高

“‘北京模式’的做法,是对市场主体一视同仁。”顾大松解释说,企业在前台运营,政府在后台监管,关系明确。同时,企业向政府监管后台共享乘客叫车信息、驾驶员信息及电召服务订单信息等。“如果把司机的合法信息提供给市场上更受欢迎的打车软件公司,同样可以避免黑车出现。”顾大松认为,在市场资源配置下,政府或管理部门要做的,是主动提供公共信息等服务,让各市场主体得到充分发展,更好地为市民提供服务。

嘀嘀打车等打车软件大热之后,不少市民发现,路边打车变得更难。南京客管处相关负责人表示,统一电召平台体现公平性。首要的一点,就是对所有乘客公平,这样一来,即便是不会使用打车软件的老年人,也能通过电话叫到出租车。更多打车的人则开始担心,以后会不会更难打到车呢?市民小陈说,像是嘀嘀打车、快的打车等软件前段时间的“价格战”中,很多出租车驾驶员抢单后,就打着“暂停”的牌子去接人,完全不顾路边挥手打车的。“以后这个电召平台上马后,会不会司机都去抢电召的单子,导致我们打不到车呢?”小陈说,真想打到车就得用电召,“这不是逼着我们乘客多掏钱吗?”

政府应与市场有效对接,可借鉴“北京模式”

得知电召要收费,微博网友“@吉祥20120323”说,“感觉不是按照市场需求来做事,而是根据自己的意愿在做。”有市民质疑:建设官方电召平台,是否有“行政干预市场”之嫌?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顾大松同样很关心这笔收费,“如果是行政事业收费,需要物价部门审批。但是,如果电召平台是由企业运营,这又是市场化的行为。”

很多人质疑这项收费不合理,认为有涨价的嫌疑。对此,这位负责人回复说,乘客要想快速得到服务,那就要多支付一定的费用。在打出租车时这属于特殊服务,对方举例说,你把出租车叫走了,导致别人打不到车,你就要多费钱。“是否多付5-8元,乘客是可以选择的,如果不用电召叫车,那么就不需要多费钱。”他强调说,基本运价还是不变的。

质疑3

他同时发出疑问:“很多民间的打车软件都给乘客优惠补贴,官方平台不但不给乘客优惠补贴,反而向乘客多收5-8元电召费,为何官方平台要反着来呢?”

观点

江苏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刘克希:

电召平台启用后,街头打车会不会越来越难?

物价部门

顾大松认为,政府决策也要讲究必要性,既然目前市场上已经有成熟的得到广泛认可的打车软件,而且不收费,为什么要选取收费的方式呢?政府对电召平台的管理重心应该在后台,建设必要的行业监管信息系统,而不是走到前台当起“运动员”,运作电召平台。

不少市民看了现代快报的报道后表示,5-8元不等的费用,相比较南京的打车费而言,并不是一笔小数目。

“即便是要收电召费,每单收取5-8元,这样的定价是怎么算出来的?既然是官方平台,我认为客管处就必须公开成本。”江苏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刘克希说,既然是官方电召平台,就应该考虑到老百姓利益,而不是把老百姓打车出行的路越压越窄。

社会软件给乘客补贴,为何官方平台却收钱?

官方电召平台对乘客收费就是变相涨价

对于很多人质疑收费高,该负责人认为,如今很多社会叫车软件都在用,客管处推出的电召服务也要跟其他叫车软件竞争。“如果大家嫌贵,都不打电话,可能就说明电召费定高了。”他认为,这项服务还需要市场的检验。

官方电召平台,有无“行政干预市场”之嫌?

我们不妨来算一笔账。如果乘客打车费是起步价11元,使用电召方式后,费用则变成16-19元,增幅为45%-72%。如果打车费为20元,使用电召方式后,费用则变成25-28元,增幅为25%-40%。

采访中,物价部门表示电召费是延伸服务,并不需要政府定价。但刘克希认为,出租车运费及其电召费,是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重要公益性服务价格,这些价格的变动,政府应当监管。“如果按照物价部门的说法,市民用脚投票,那么出租车运价也不应该监管,你乘坐公交、坐地铁就是了。”他还说,“我对收取电召费的合法性表示质疑。”他说,对这项费用的收取,绝不应当是客管处一个机构说了算。

“现有的打车软件,已经形成了强大的市场,大家也都在用。”顾大松认为,政府电召平台方案正式运作前,最好与已有的打车软件对接,一起来推出一个更加成熟的方案。嘀嘀打车一直在其他城市积极推广打车软件的“北京模式”,也得到顾大松的认可。在北京,嘀嘀打车、快的打车等都纳入了统一的监管平台,乘客使用打车软件叫车,无需支付额外费用。

质疑1

今年5月底,南京出租车统一电召平台将上线运营(详见昨日现代快报封14版)。这一消息中最惹人注目的,除了电召平台将上线外,就是收“电召费”的问题了。“南京打车起步价9元,这个平台的‘电召费’就要5到8块钱,太贵了吧!”昨天,有市民看到现代快报报道后,对收费表示质疑。

电召方式叫车每单收费5-8元,这项收费是否经过物价部门批准?昨天下午,现代快报记者联系到南京市物价局服务价格处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电召费属于打车延伸服务,并不需要物价部门批准。电召费不属于基本运价,只要备案即可。他指出,如果是基本运价调整的话,就要开听证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