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整治群租定下基调

2020-11-19 21:30

王先生:跟你没什么关系,每年都是这样的,知识面不要太广,太广了没用。

有网友评论北京的这一标准是:“规定很丰满、现实很骨感”。2009年,北京市相关部门就曾下发类似规定整治群租,2010年,住建部又下发《商品房屋租赁管理办法》,为整治群租定下基调,但是群租的整治似乎总是雷声大、雨点小。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继续来听报道。

而当记者问及北京新规出台后,会不会影响到他们的生意时,大多数中介的回答都是:“不会”。王先生的答案则更有特点。

被迫降低自己的生活成本是这些人的无奈之举,但是不能变成有关部门的不作为的结果。我们也希望对于群租能一禁了之这样看似美好的愿望,能够化作其他一些更加实在的一些行动,来解决相关的问题。(记者庄胜春)

如北京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所讲,“群租带来的治安、消防、安全隐患等问题倍受各方关注,引发了大量信访投诉,扰乱了租赁市场秩序。”在北漂们的艰辛,和城市管理的难度之间,到底如何寻找一个平衡?对此,小常有着自己的建议。

小常:现在这个500元/月,如果是单间的话可能就得1000多。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我想要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华丽的地方”,许多年过去了,这样的旋律仍能引发许多人的共鸣。但在如今的大城市里,想有个经济温暖的出租房,却成了很多人的奢望。近日,就有报道说,北京某80平方米的出租房里,住了25个人,这样一个“家”,蕴藏着很多安全隐患,也道出了人们的无奈。

小常:比如说像大学的宿舍,可能也是住到4个人、6个人或者是8个人,管理好的话也不会出现他们所说的那些问题。所以我觉得应该做的就是怎样规范群租后的事,而不是因为有安全隐患就一刀切。

小常是今年的应届毕业生,半个月来到北京找工作,她在北四环找到一个床位,15平米的房子塞了四张上下铺,有七个年龄相当的室友,房间里只剩下中间的一条通道。

丁兆林:迫不得已才要生存,才会把生活的标准一降再降。为什么不去考虑被迫让人下降生存水品的背后的力量?比如那些手上有房的人,他宁可屯着他也不来出租,这时候就需要提高住房持有者的成本。

今天,北京市多部门发布相关规定,出租房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单个房间不得超2人,不得分割出租,不得按床位等方式变相分割出租,厨房、卫生间、阳台和地下储藏室不能出租,并将用"组合拳"严厉打击群租行为。那么,这种"组合拳"能够解决群租背后的难题吗?

在公共管理学者丁兆林看来,对于群租的“一禁了之”,只是主管部门一种看似美好的愿望而已。